87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古声 > 第三章 邪教总部
    一听到报警,他们都站了起来,一个道:“别紧张,我们走就是。”

    那家伙一说,男男女女便都站了起来,他们说走就走,这一点,倒颇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来,他们是属于和平的嬉皮士,不像是甚么邪教的组织。

    我忙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几个人瞪着我,好像我所问的问题,是深奥得难以理解的一样,接着,他们全体,便都笑了起来,一个女的尖叫道:“我们每一个人,都从妈妈的肚子中来!”

    我大声喝道:“你们来这里多久了?你们可认识这屋子的主人?”

    他们仍在笑着,一个大孩子吊儿郎当地来到了我的身前,侧着身,笑嘻嘻地道:“怎么,你不是这屋子的主人?那么你为甚么要赶我们走!”

    我沉声道:“等到我说出事实的真相时,你们或者笑不出来了,这屋子的主人,是被谋杀的,他可能正是死在你们这样的人手中!”

    果然,我这两句话一出口,他们笑不出了,现出骇然的神色,一个男孩子十分小心地反问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手中,那是甚么意思?”

    我加重语气:“像你们那样的人,一种荒唐的邪教组织!”

    那大孩子忙道:“我们不是这种组织,我们是和平主义者,我们爱自由,崇尚人性的彻底解放,而且,我们只不过在这里住了一天!”

    我望着他们,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些年轻的男女,实在都不像杀人的凶手,我几乎已要放他们离去了,但是突然之间,我想到了一点。

    我道:“你们别走,我要请你们听一卷录音带,希望你们能提供一些意见。”

    那群嬉皮士显然不知我那样说是甚么意思,是以他们疑惑地互望着,一个面上还有着雀斑,看来不够十七岁的大孩子,吹了一下口哨:“甚么录音带,可是做爱时的呼叫声?”

    我“哼”地一声,打开了我随身携带的皮包,取出了那卷录音带来:“给我一具录音机。”

    一个女孩子将一具袖珍录音机交给了我,我就将那卷录音带放了出来。

    他们倒很合作,用心地听着,等到录音带播完,他们一起向我望来,我道:“你们听到了,其间有一个女子的尖叫声。”

    “是的。”好几个人回答。

    “你们认为一个人在甚么时候之下,会发出那样绝望的尖叫声来?”我又问。

    一个年纪较大的迟疑了一下:“临死时。”

    我的神色,变得十分严肃:“我认为,这是一个女子被处死时的录音,你们是嬉皮士,和邪教组织的接触较多,这种哀歌,是不是和邪教组织的庆典,有甚么类似?”

    屋子中静默着,没有人回答我。我再问了一遍,仍然没有人回答我,我只好叹了一声:“好,将屋中的垃圾带走,你们可以离去了,门外的那些车子是你们的么?其中几根主要的电线断了,你们要将它驳好,才能离去。”

    那些年轻人,做起事来,手脚倒还干净利落,不到半小时,就已将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他们全都离开了屋子,又过了半小时,我听到了摩托车发动的声音。

    我到处走了一走,黄博宜的房子,有两间相当大的房间,和两个厅,还有一个起居室。

    我决定睡在黄博宜的卧室中,洗了一个脸,在床上躺了下来。

    我才一躺下,就听得窗上“卜卜”作响,转头向窗口看去,只见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子,站在窗外,正用手指敲着玻璃窗。

    这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在刚才那一群嬉皮士中,我还可以记得她,因为她那一头红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染成的,红得惹眼!

    我跳了起来,推上了窗子:“甚么事?”

    红头发女孩转头向身后望了一眼,才低声道:“先生,刚才我没有回答你的话,但是我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组织,他们自称是太阳教的遗裔!”

    我高兴得难以形容:“请进来,详细告诉我有关它的情形!”

    那红头发女孩摇着头:“不,我还得追上他们,我参加过一次他们的集会,他们的祭坛,就离这儿不远,梵勒车厂!”

    红头发女孩子一讲完,转头便奔,快得像一头兔子,我扬声叫她回来,可是她头也不回,转眼之间就奔远了。

    我站在窗前,心头怦怦跳着。

    果然,在这里附近,有一个邪教组织在!

    那么,可以证明我和熊逸两人的推断是对的!

    由于有了这一个新发现,倦意一扫而空,锁好了屋子,出了门,驾着车,向前驶去,我并不知道梵勒车厂在甚么地方,所以当我的车子,驶过第一所屋子,我看到有一个中年人在推着除草机时,我就停了下来,大声问道:“先生,请问梵勒车厂在哪里?”

    一般来说,美国人对于有人问路,总肯热心指导,可是那中年人抬头向我望了一眼,脸上却现出了一股极其厌恶的神色。

    他根本不睬我,继续去除他的草,我连问了几遍,一点结果也没有。

    我只得再驾车前去,一连问了好几个人,反应全是一样,不禁使我啼笑皆非,幸而我遇到了一辆迎面驶来的警车。

    我按着喇叭,探出头去,那辆警车停了下来,我忙问道:“请问,梵勒车厂在甚么地方?我问了很多人,他们睬也不睬我!”

    警车中有一个警官,和一个警员,那警官也从车窗中探出头来:“有甚么麻烦?”

    我呆了一呆,道:“没有甚么麻烦,我只不过想知道梵勒车厂,在甚么地方!”

    那警官又向我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才道:“看来,你不像是他们那一类人。”

    我有点不耐烦,只是道:“请你告诉我,梵勒车厂在甚么地方,我要到那里去!”

    那警官却仍然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道:“如果你有儿子或是女儿在那里,那么我劝你算了,别替你自己找麻烦,也别为我们添麻烦!”

    我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吼叫了起来:“听着,我在向你问路,身为一个警员,你是有义务答覆询问,现在我再问一遍:梵勒车厂在甚么地方!”

    那警官十分愤怒,在他身边的那警员却道:“他要去,就告诉他好了!”

    警官悻然道:“好的,你向前去,第一个三岔路口向左,你会看到一块路牌。”我吸了一口气:“谢谢你!”

    “然后,你如果不觉悟,可以到达梵勒车厂,愿你能平安!”

    这时,我已多少知道人们为甚么不肯和我交谈,以及那警官不爽决回答我问题的原因,因为梵勒车厂是一个邪教组织的基地,在那里,一定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旁人不肯容忍。

    当地居民,可能以为我就是邪教中的一份子,是以我才会接受那么多鄙夷的眼光。

    至于那位警官,他可能是一片好心,因为这一类的邪教组织,向来不许外人胡乱闯入。

    但是我还是要去,因为我认为,我的调查工作,开始有点眉目了。

    到了三岔路口,向左转进一条小路,在另一个更狭窄的路口,看到了一块路牌。

    当我才一看到那块路牌的时候,我根本不以为那是一块路牌,我所看到的是一个奇装异服的女人,露着双乳,手向前指着。

    那女人栩栩如生,令人以为她是真的,而更怵目惊心的是,在她的胸前,有一大滩血,鲜血还在一点档滴下来。

    我停下了车,跳出了车门,才发现那个神情痛苦,像真人一样的女人,是塑胶制的,制作极其精巧。胸前有一个小孔,在那个小孔中,有“血”在不断地流出来。

    自然,那是这个塑胶人体内的一种简单的机械装置的结果,我用手指沾了一些那种“血”,放近鼻端闻了一下,我断定那是一种化学液体,看来像血而已。

    那塑胶人的手,向前指着,而我向前看去,可以看到了一幢建筑物。

    那幢建筑物,从远处看来,很像是一座监狱,四四方方的那种,暗红色的砖墙。

    继续驾车前驶,到了路尽头,建筑物的四周围着铁丝网,在铁丝网的当中,有一个拱门,拱门上挂着许多五颜六色的流苏。

    在拱门口,站着两个人。

    当我下了车,走近拱门时,我才发现,那两个人,一男一女,也是塑胶人。

    我在门口略站了一站,建筑物之前是一大块空地,停着很多辆汽车,有的是可以使用的,有些车子,破烂不堪了,可能是原来的车厂留下来的。

    这幢建筑物自然就是梵勒车厂。现在,它不再是车厂,而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根本重地,我站了一会,听到建筑物中,好像有一种古怪声音传出来。

    那种声音,听来好像是很多人在呻吟,在喘息。

    我向前走去,一直来到了建筑物的门口,我推了推门,门锁着。

    我正想再用力去推门时,忽然在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你找谁?”

    我回过头来,也不禁吃了一惊,因为在我的身后,不知甚么时候,已多了两个人。

    或许是从建筑物中发出来的那种声响,盖过了那两人的脚步声,我不知道他们甚么时候走近我,那两个人,一时之间,分不出是男是女,头发长得惊人,都穿着一件颜色十分鲜艳,像火一样的颜色的宽大的长袍,看来倒像是阿拉伯人。

    从他们的语声、神情看来,他们对我,显然充满了敌意。

    我沉声道:“我──想来参观参观。”

    那两人冷冷地道:“你走吧!”

    他们一面说,一面已各自抽出一只手,向我的肩头之上,抓了过来,用力捏住了我的肩头。

    如果不是他们出手,我一时之间,倒还想不到应该如何对付他们才好,他们既然已经先出了手,那么,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我忙道:“放开你们的手!”

    那两人不放手,他们推着我的身子。他们只不过将我推出了一步,我的双臂便已自下而上,扬了起来,撞在他们的手臂上,将他们的手臂震脱,紧接着,我一脚踢出,踢在其中一人的小腹上,然后,又一掌击中了另一个人的后颈。

    那被我踢中小腹的人,发出了一下嗥叫声,我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继续进攻,我身后,那建筑物的大门,突然打开!

    我听得一大群人的呼叫声,.接着,我已被那群人困住了。

    我完全来不及抵抗,便有好几个人拉住了我,我踢倒了其中的两个,但是他们的人实在太多,我也无法将他们全打倒在地。

    不到半分钟,我已经被他们拖进了建筑物。

    建筑物中全亮着橘红色的灯光,那种颜色的光线令人感到窒息,使人有置身洪炉中的感觉。

    我被七八个人拖了进来,在我被拖进来的时候,仍在竭力挣扎,将在我身边的人,都逼了开去。

    也就在那时,我听得一下震耳欲聋的呼喝声,任何人都不可能凭他的喉咙发出那样声响,那自然是扩音器的作用。

    随着那一下巨喝声之后,所有的声音、动作,都静了下来,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身形异常高大的人,穿着一件金光熠熠的长袍,站在一座台上,双手高举着。

    那人的头发和须,盘虬在一起,看不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是他给我的印象,却极其深刻,因为他那一双眼睛,在充满了暗红光芒的空间中,闪耀着一种异样的光采。

    他高举着双手,开始说一些毫无意义的话,我全然听不懂他在说甚么。

    在这时候,我开始打量那建筑物的内部,宽宏的空间,看来像是一个大教堂,在里面的男男女女,大约有两百来人。随着那人发出迷幻的、念经也似的声音,所有的人也都发出同样的声音来。

    那种毫无意义的字句,喃喃的声音,构成一种巨大的催眠力量,使人昏昏欲睡。

    我向那人走去,那人转过身来,将他的双手,直伸到了我的眼前,同时,炯炯有神的眼睛,望定了我。

    在那一刹间,我已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邪教组织的首脑,同时,我也可以肯定,他对催眠术有深湛研究!

    而这时,他正在对我施展催眠术!

    催眠术大概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为甚么在经过了若干动作之后,一个人的思想,便能控制另一个人的思想,科学家至今还找不出原因,但是催眠术却又真的存在!

    (一九八六年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催眠术依然不可思议。)

    我对催眠术有相当深刻的研究,所以我一发觉到对方的目光如此异特,我立时沉声道:“不用对我注视,我能对抗催眠!”

    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对抗催眠,只要他有对抗催眠的决心,和他事先知道会接受催眠。

    我的话,令得那人吃了一惊,但是他那异光四射的双眼,仍然注定了我,看来他不相信我的话,还想以他高超的催眠术制服我!

    我本来还想再提醒他,如果催眠他人不成,被他人反催眠的结果如何,但是一转念间,我心中立时想到,我到这里来为了调查事实的真相。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如果我采取正当的途径,那么,一定无法在那些人口中,套出任何事实来。

    而如今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正是那群人的首脑,如果我可以使他进入被催眠的状态中,那么,我就可以命令他将一切他知道的事情讲出来,一个人在被催眠的状态中,所讲的话,都是潜意识中所想的,不会有谎话。

    那么,我可以得知事实的真相了。

    所以,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就不再警告他,只是和他互望着。

    要使一个施展催眠术的人被人反催眠,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你同时对他施展催眠术,只要你的意志比他坚定,催眠术的造诣比他高,那么,你就可以将他击倒,使他被反催眠。

    而第二个办法,则是尽一切可能,抵制他的催眠,那么,在一定的时间中,他未能对你达成催眠的目的,他自己反倒进入了自我催眠的状态。

    我考虑到对方能够拥有那么多信徒,他的催眠术一定极其高超,所以我并不同时施展催眠术,我所采取的是第二个办法,我要防御他的催眠,使他的催眠失败,而令他进入自我催眠的状态之中。

    催眠者要使人进入被催眠状态,唯一的办法,就是要使对方的精神集中,所以对抗的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使自己的精神分散。

    我虽然就站在那人的对面,双眼也望着那人,可是我却完全当作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的脑中所想的,全然是一些不相干的事。我在想中东的舞蹈,在想着八汽缸汽车内燃机汽缸点燃的次序,在想着深海鱼类何以会自我发光,我在心中试图记忆的几百种股票上涨和下跌的比率,等等。

    我的双腿开始有点发酸,我站立了许久,那人也站立了很久。

    我的耳际听到的,仍然是那些邪教徒的歌唱声,那使人昏然欲睡,我必须想更多复杂的问题来对抗。

    终于,至少在一小时之后,我看到那人双眼之中的奇异光采,渐渐敛去,他的眼珠,开始变得呆滞。我又忍耐了两三分钟,才慢慢扬起右手来。

    当我慢慢扬起手来之际,站在我对面的那人,他的右手,也开始扬起。

    他的右手才一扬起时,好像还有一点迟疑,但是随即,他完全照着我的样子,扬起了他的手。

    我缓缓吸了一口气,用十分低沉的声音道:“带我到一个可以供我们两人密谈的地方去!”

    我在看到他照着我的样子,扬起了右手之际,我已经知道,我的计划成功了!

    这时,那人在听了我的话之后,他的身子,慢慢转过去,向前走去。

    我连忙跟在他的后面,在那时,我才有机会打量一下那两三百个邪教徙,我发现他们,全都有规律地摇摆着身子,口中发着喃喃的声响,双眼发直,在那种暗红色的光芒下看来,简直像是一大群幽灵。

    这种情形很骇人,我可以肯定,这些人,已经全受了催眠!他们的领袖在对我进行催眠之际,他们全被催眠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保持清醒,然后,追上了那人,那人已掀开了一幅布幔,来到了一条走廊中,接着,便进了一间小房间。

    那小房间布置得十分精美,光线很黯淡,进了房间,他就呆立着。

    我低声道:“坐下!”

    那人听话地坐了下来。

    我又问道:“你叫甚么名字?”

    那人道:“米契?彼罗多?夫?彼罗多维奇。”

    从那一连串名字听来,他是俄国人。

    我又道:“我叫你米契,米契,你是甚么身份?”

    米契道:“我是太阳教教主。”

    “在这以前呢?”我追问。

    米契忽然笑了一下:“贫民窟中的老鼠!”

    和米契的对话到了这里,我已完全放心了,因为我深信他已完全在我的控制之下,他连他以前,是贫民窟中的小偷一事,也讲了出来,那么,不论我问他甚么话,他都不会拒绝回答。

    我立时单刀直入地道:“你的教曾处死叛徒!”

    米契听得我那样问,却现出了一片呆滞的神色来,过了好一会,他才道:“没有。”

    我呆了一呆,米契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说“没有”,那决计不可能是他在骗我。但是我却又没有法子相信他的话,我又道:“你们杀过人,一个少女!”

    米契的样子更加呆木,像是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些甚么,我直望着他,提高了声音:“你们是怎么对付入教的少女?”

    米契对这个问题,反应倒很快,他立时道:“我们将入教的女子洗涤,以驱除她体内的邪恶。”

    我又问道:“有人发现了你们的这种仪式,是不是?”

    米契的回答是:“通常很少有人发现。”

    “有一个叫黄博宜的中国人,曾经发现过,而你将他谋杀了!”我进一步逼问。

    但是米契又现出发呆的神情来,那显然是我的问题,一点也接触不到他的潜意识之故,是以才使得他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那就像去询问一具电脑,寻求答案,但是这具电脑却根本没有这种资料储备一样。在那样的情形下,自然甚么回答也得不到!

    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实在已可以充分证明黄博宜的死,和这个邪教组织无关!

    然而,那又怎么可能呢?那一卷录音带上的声音,又作如何解释呢?

    所以,我仍然不死心,又问道:“你将谋杀扮演为汽车失事,你利用汽车失事,杀了一个人!”

    米契缓慢地摇着头:“没有!”

    我双手按在他的肩头上:“米契,你杀过人,你杀过人!”

    可是,米契对我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只是摇着头,缓慢地摇着。

    我没有办法可想,我后退了几步,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托着头,想了好一会,我的脑中,混乱到了极点,当我发现这个邪教组织的时候,我以为一切事情,都可以水落石出了!

    可是事情发展的结果,却和我想像的完全相反!

    我没有理由不相信现在米契所说的话,因为他正在成熟的被催眠状态之中,他不会说谎。

    我呆了好一会,才又问道:“你知道附近还有甚么异教组织?”

    米契缓缓地道:“在七百哩外有一个异教组织,他们崇奉天上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