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废墟 > 第六章 一个态度暧昧的少年
    白素笑了起来——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当两天之后,我搭乘著一艘陈旧的,显然是超载的,秩序混乱不堪的渡船。船上的人都在大呼小叫,而且即使海风相当强劲,船上也弥漫著一股中人欲呕的臭味。渡船是驶向比利伦岛南岸的,自莱雅特岛的北岸看过去,游水也可以游得到,可是那残旧的渡船却足足花了一小时,而且在靠了岸之后,由于争先恐后,反倒更令疏散的时间延长。

    望著这种乱糟糟的情形,由于我只是过客,自然漠不关心,我到过许多更落后的地方,例如亚马逊河附近的印第安人部落之类,深知人类的文明和落后可以相去多远,所以见怪不怪,只是当几个身上发著恶臭的流氓靠近我,像是想在我身上打甚么主意之际,我毫不留情,用最直接的方法打发了他们。

    上岸之后,我看到沿海不远处像是有一个小镇,一大群少年和儿童,向著看来不像是当地人的人——例如我,围了上来,用各种行乞的方法开始乞讨。

    由于人数是这样多,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如何打发他们才好,而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在高叫:“卫先生,卫斯理先生。”我循高叫声看去,看到一个身形高瘦的少年人,距离我大约有二十公尺,被隔在人丛之外,正以一种十分奇特的姿势,一面叫著,一面向上跳著。

    他是直上直下在跳著的,每一下都跳得相当高,一般来说,直上直下的跳跃,很难跳得那么高的。他跳一下,叫一下,方向也不固定,显然他并没有看到我,也不知我在哪里,只是叫著吸引我的注意。我看了他片刻,肯定他一定是胡明打发来的人,我就应了他一声。海边杂乱之极,那高瘦少年的耳目相当灵敏,我应了一声,他就向我望来,我向他挥著手,他不再向上跳,一矮身,挤进了人丛之中,转眼之间,就来到了我的身前。

    他有著相当丑陋的脸容,骨架很大,因此格外大手大脚大口,他嘻著大口:“我早料到就是你,可是不敢肯定,所以才叫你几下的。”

    我皱了皱眉:“胡博士叫你来的?”

    少年点头:“对,每天有一班渡船到,胡博士吩咐我一见渡船靠岸就叫你的名字,见了你之后,就带你去见他。”他说到这里,侧头想了一想,忽然加上了一句:“不得有误。”

    这最后四个字,加在他的话中,自然是不伦不类之至,可是对方只是一个这种荒僻岛上的少年,谁会和他多做计较?而且,看得出他相当热心,一面说著,一面伸手来拉我的手,想带我挤出人丛去。

    我婉拒了他的好意,只是跟在他的后面,好不容易离开了海边,走在那市镇的“衢道”上。

    我对这种狭窄凌乱的街道,自然不会有兴趣,只是仰头望著岛上的主峰——在渡船上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岛上最高的山峰,形势极险,别说上面有传说中的“妖魔”,就算没有,要登上那样孤拔的一座高峰,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那少年一面带著路,一面十分留意我的行动,他看到我在看山峰,就指著:“这是岛上最高的山峰,名字是皇帝峰。”

    我不禁愣了一愣,这是一个相当怪的山峰名字。名字本身并不怪,怪是怪在:在这样的一个岛上,会有这样的名字。

    地名的由来,大多数可以上溯到许多年之前,算是一百年或是两百年前吧,这种岛上,住的人只怕离开茹毛饮血的状况不会太远,怎会把一个山峰取名叫“皇帝峰”,士人怎知道皇帝是甚么东西?

    我便顺口问了一句:“胡明是在──”

    那少年忙道:“对,是在山峰上,胡博士吩咐,接了你之后,先请你在镇上休息一下──”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镇:“不必了,如果你方便,请你带路,我想,山上至少空气会乾净一点。”

    那少年低头想了一想:“现在就走,最后一段路会是夜路──”

    我“哦”地一声:“夜路会有危险?”

    那少年笑了一下——不知道为甚么,我总觉得这少年在咧著大嘴笑的时候,神情十分暧昧和古怪,一路行来,这种感觉已不止一次了,这次他笑的时候,就使人感到有“到那时你就知道”之意在内。

    而且,我又感到,这少年处处在故意表示自己的笨拙:一个人本来就笨,和努力要装著笨,是全然不同的两回事,一下就可以察觉出来。

    他为甚么要装成很蠢笨呢?如果说那是为了使我对他疏于防范,那么,这证明他是不怀好意的了。

    我心中这样想著,未免向他多打量了几眼,当我的眼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之时,他分明有点紧张,但是却装出若无其事的神情来。

    我心中暗笑了一下,心忖: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也认为鬼头鬼脑就可以骗倒我,真是别再混下去了。

    我让他走在前面,顺口问:“你叫甚么名字?”

    那少年立时道:“李,李规范。”

    他在报出自己的名字时,使用的是发音十分标准的中国北方话。而他本来一直是用著当地人的那种蹩脚英语在和我交谈的。

    这一点,颇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嗯”地一声:“华人?”

    李规范在我面前,一面走,一面点头:“是,菲律宾有许多华人,但是绝大多数住下来之后,和当地人成婚,久而久之,也成了土人。”

    我笑了起来:“你家的上代──”

    李规范挺了挺身子,像是十分骄傲:“我们家,一直没有外地人,全是中国人。”

    很少少年人这样重视民族血统的纯正的,这又使我感到意外。追求民族血统的纯正是最没有意义的事,事实上,也根本无从追求起,历史上,汉民族遭受过无数次劫难,每一次劫难,都是一次民族血统的大融合,哪里还有甚么纯粹的汉人?

    李规范居然像是知道我在想甚么一样,他又补充道:“我是说,我们家,来到菲律宾之后,未曾和外族人通过婚。”

    我问:“你们家来了多久了?”

    他却有点支吾其词:“我也不很清楚。”

    我越来越觉得他怪,可是又不能具体指出甚么来,只好尽量在言词上试探。

    可是李规范十分精明,竟然问不出甚么来。我们边说边走,不一会,来到了山脚下,山脚下有一片平地,乍一看,平地上堆著许多垃圾,仔细看去,才看到那是许多倒塌了、废弃了的棚子,和许多残旧不堪的箱子、桌椅等物,是一片奇特的废墟。

    一看到这样的一片废墟,我立时联想起那个“故事”中,那小女孩的居住环境。若干年前,这里当然全是密密的、各种材料搭成的棚子,住著许多女人和小孩,而男人,则全在山上当强盗!

    这样说来,那“故事”的真实性,又增加了几分了?

    在废墟之中,有一条直通向前的小径,虽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比猫还大的老鼠竟公然出没。有一头老鼠在废墟上,一下子窜到了小路上,却停了下来不动,而对著我们,目光灼灼,成了真正的“鼠辈当道”,我一时兴起,足尖一挑,挑起了一块小石子来,扣在手中,一运劲,疾弹了出去。

    石去如电,那老鼠想躲,已经来不及,“吱”地一声未曾叫出来,就翻了肚,四肢挣扎了一阵,就不动了。

    李规范回头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甚么。我看得出,他在望我的一眼之中,欲言又止,似乎想问甚么而没有问。我也不心急,我知道,一般来说,少年人的心中,若是起了疑问,很难不问出来,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果然,两小时之后,我们已在上山的路上,在一道清溪之旁,李规范提议休息一下,我也十分喜欢这幽静的环境。在溪边的大石上坐下来之后,李规范先自溪水中扯起一只竹篮子来,篮中有许多不知名的山果子,他请我吃,大都清甜可口,我也不客气的吃了个痛快。

    吃到一半,他就问:“卫先生,你是武术名家——胡博士说的,你是哪一派的?刚才你弹小石子打鼠,准头是很好了,可是劲道像是不足?”

    李规范的问题,前一半,听了只令人觉得好笑,可是后一半,听了却令人著实吃惊。

    我那随随便便的一弹,若是看在外行人的眼中,只觉得劲道强、准头准而已,可是李规范却看出了“劲道不足”的情形来。

    的确,那一弹,劲道是不足的,为了弹一头老鼠,何必使十足的劲道,我使的力道,连一成都不到,若说胡明介绍过我是武术名家,那少年留了意,那除非这少年,也是武学名家。

    在那一霎间,我自然而然想起,我们讨论“山顶上那伙人”之际,曾设想过的“武林高手”。

    我装著全然不.经意,但心中著实紧张得可以。我随口嚼吃著果子,一副不在意的神气:“我的武功很杂,最初是跟杭州疯丐学的,他的武功来自浙江东天目的一个支派。后来又学了不少别的,对了,你的武功是甚么门派?倒不容易看得出来。”

    我完全是随口讲下来的,李规范其实一点也没有在我面前显露过甚么武功,可是我却先肯定了他会武功,又把自己的武功来历说了一轮再顺口问他,这是一种十分有效的谈话方式,对方如是不加防范的话,就会自然把答案说出来的。

    果然,李规范显然没有甚么生活经验,他几乎连想也没有想,就道:“我也很杂,有华山、浙江,还有云南──”

    他话说到了一半就突然住口,刹那之间,一张丑脸胀得通红,再加上我毫不客气地注视著他,更令他手足无措,一时之间,连鼻尖都冒出了汗珠来,显然他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了绝不应该说的话。

    可是我却一点也不感到满足,因为他所说的那半句话,实在不能说明甚么,至多不过是说明他的确曾学过中国武术而已。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收获了,“武林高手”的假设,竟然一下子就得到了证实。

    这实在是极出乎意科之外的事,所以也令我望向李规范的眼光,显然有点突兀和不礼貌。李规范在开始的时候,神情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接著,反倒有了一股倔强之色,再接下去,简直有点跃跃欲试了。他双手贴身放著,身子凝立不动,可是手指却在不断伸屈著。

    这本来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动作,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的,可是他在连续了超过一百次之后,手指在伸屈之际,已发出轻微的“啪啪”声来。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指间所发出的声响,也越来越响,不过几分钟,竟然像是爆豆子一样,辟辟啪啪,响之不已,他的丑脸之上也现了一种异样的光辉来。

    就算刚才我对他是一个武学高手还有点怀疑的话,这时,自然再无怀疑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向他笑了一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先出手。他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再做一个坚决的神情,要他出手,他咧嘴再笑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身形突然一矮,“呼”地一掌,已向我当胸击到。

    这一掌的来势不快,可是力道却雄浑之至,由于力道大,所以掌风飒然,那是人体的功能带动了附近空气的流动,而空气流动就变成了风的缘故,十分科学,一点也不神秘。

    我看出李规范这一掌,一半是试探,一半是客气,绝未使出全力;我也看出,李规范的性格十分沉毅,绝不蠢笨。我笑了一下,立时也一掌迎了上去。

    双掌相交的结果,全然和我预计的一样,我当然也不会全力以赴,但是也足够把李规范震得向后跌退了一步,令他丑脸之上现出了十分旺盛的斗志来,而我又在这时,再向他做了一个请只管出手的手势。

    他笑了起来,在笑容中,有少年人的自尊和自信,一扬眉,就开始了他的进攻。

    我一直没有低估他,可是当他一开始了狂风骤雨一样的进攻之后,在开始的二十招之中,我著实有点手忙脚乱,穷于应付。不过总算还好,未曾出丑,一一应付了过去,而且开始了反攻。

    在那道溪涧之旁,我们两人拳来脚往,越打越快,渐渐跳跃如飞,超过三公尺宽的溪涧,我和他跳过来跳过去,像是在玩游戏一样,等到我们双方发现,就算再持续下去,也不可能在实际上分出胜负,而且,更主要的是,双方都不愿意真有胜负之分时,各自发了一声喊,自合而分,同时倒跃了开去。

    李规范神情极兴奋,挥著手:“真是,从来没有和外人拆过招,你是让著我吧。”

    我笑了一下:“我让你?我可不敢让你,虽然你不至于想伤我,可我也不敢怠慢。”

    这几句话,我倒是由衷的,回想起刚才动手的情形,真是过瘾之至,其中稍有差池,只怕就要受伤,惊险刺激,兼而有之,我也很久没在武术上得到这样酣畅淋漓的发泄,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互相接近。可是,才走近了几步,李规范突然站定,面色变得十分紧张,视线停驻在我的身后。

    我立时觉察到事情有点不对劲,缓缓吸了一口气,感到在我的身后不远处,至少有三五个人在,而且,那些人一定是早已在那里,只不过现在才现身出来而已。至于他们甚么时候来的,惭愧得很,我竟然说不上来。推测起来,自然是我和李规范动手相当激烈的时候。

    而且,从李规范的神情看来,他像是处于一种十分不安的情形之下,这又使我有点紧张。我想到,如果是有一群人,长期隐居山顶,过著与世隔绝的生活,采取一种神秘的生活方式——那“故事”之中的高个子母亲,甚至是服毒自尽的,可知规矩之严。那么,李规范和我动手,是不是会受到甚么处罚呢?

    我和李规范见面不久,但是对他极有好感,这时,我一来要为自己解围,二来也要为他解围。所以,我“哈哈”一笑,并不立即转过身去,但故意朗声道:“原来有观众在,真是献丑了。”

    我话一出口,疾转过身去,就看到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其中一个向我拱了拱手,并不说甚么,李规范在这时,从我身边走过,到了那四个人身前,他开始和那四个人急速地交谈著,语声又低,讲得又快。

    自然,我如果走近一点,是可以知道他们在说些甚么的,但公然走过去听人家说话,未免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反倒走开了些。

    而看样子,李规范不至于会受到甚么谴责,非但不会,那四个人对李规范的态度还相当恭敬,我只听得李规范突然提高了声音:“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我们简直就是死人,活死人。”

    那四个人中,一个身形魁伟的大汉则沉著声,可以听出,他正在努力压制著自己:“一定要这样,这是先帝的旨意──”

    李规范突然用更高的声音叫了起来:“甚么先帝,别自己骗自己了,我可不要──”

    他说到这里,两个汉子一起向他做手势,他也立时住了口,可是神情仍是悻然,有点不好意思地向我望了一眼,我假装甚么也没有听懂,可是心中的疑惑却也达到极点。

    如果我没有听错,我听到了他们在交谈之中,提到了两次“先帝”。

    “先帝”,就是已经死了的皇帝,不会再有别的解释。这种名词,是早已成了历史,绝难在现代人的交谈之中听得到的了,因为虽然死去了的皇帝叫“先帝”,但是若不是和这个皇帝有十分密切的关系,还是不能称死了的皇帝叫“先帝”的。

    那大汉不但提及“先帝”,而且还提及“先帝的旨意”,李规范虽表示了极度的反感,但是又不愿说得太多,真是神秘之极。

    这时,我的设想是,这一群武林高手,可能和历史上的一个甚么皇帝有关系。和皇帝有亲密关系的人,多年来却要在化外之地这样神秘地生活,这个皇帝一定也是失败的皇帝了。

    我没有再去深一步想,李规范已来到我的身前,像是甚么事也未曾发生过一样,道:“卫先生,我们还要赶路。继续上山去见胡博士──”

    他又挑战似地道:“太阳快下山了,山路可不容易走,要小心一点才好。”

    我笑了一下,看到那两男两女身形闪动,已经转过山角去,看不见了。我道:“那几位朋友怎么不见了?你还没有介绍。”

    李规范叹了一声,低著头,向前疾行,我紧随著他,他又叹了一声:“他们……他们……躲起来太久了,不想见陌生人,也不会见陌生人了。”

    我笑了一下:“躲在山顶的怪房子中?”

    在那个“故事”中,山顶的那房子是有著窄小的、六角形的房间的。有那种房间的屋子,自然可以被称为怪屋子了。

    可是李规范并不理会我说的话,一下子跃上了好几块大石,才叫嚷似地喊叫著:“活在梦里,活在一个恶梦里。”

    我只是隐约有点明白他那样说是甚么意思,我可以肯定,这群隐居者,一定有他们自己的故事,而且故事必然和中国历史上的某些事件有关。只不过这时我所得的资料太少,说不出所以然来而已。

    他在这样叫了两句之后,像是故意在躲避我的追问一样,身形极快,专拣看来无法攀登的陡峭之处,用极快的速度,向上攀升著。

    他对登山的途径,一定熟得不能再熟,从这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眼看无处可供行动,会忽然抓住一棵藤向上翻出去。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他动作迅捷依然,我不得不全神贯注跟著他,不敢怠慢,才能跟得上去,自然,我无法越过他,也不能向他问甚么问题了。

    自黄昏起,到接近午夜,足足有五小时,我们没有停过,只是在登山的崎岖道路上追逐著。

    如果不是我和李规范都有著深厚的武术根柢,绝不可能在五小时之后,就接近山顶了。

    越近山顶,就越是陡峭,怪石连连,就算是一流的登山专家,循普通的登山方法,我估计至少也要三天,才能抵得上我们五小时的努力。

    在翻过了一大片几乎是倒突出来的悬崖之后,李规范站定了身子,我也站定了身子。

    就算李规范不站住,我也会停下来。

    到山顶了。

    山顶是相当广宽的一幅平地,想不到山顶会有那么大幅的平地,在山顶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建筑物,那建筑物的面积相当大,可是却只有一层,很矮,所以看来,整座建筑物像是贴在地面上的一个甚么怪物一样。

    在午夜的星月微光之下,整座建筑物都是漆黑的,没有一点灯火,要仔细看,方可以感到,整个建筑物多半也是六边形的,是一个相当大的六边形。

    我一面看著,一面缓缓地向前走,来到了李规范的身后。李规范声音相当苦涩:“你见过这样的建筑物没有?”他的语调之中充满了对这个建筑物的不满,这一点我并没有同感,我道:“看来很伟大,有点像美国的国防部,不过一个是五角大厦,一个是六角大厦而已。”

    李规范乾笑了一下:“你真会说话。”

    我发现到山顶之后,李规范的神态颇有变化,好像成熟了许多,也有点老气横秋。

    我正想问他胡明是不是在里面,突然看到建筑物的大门向两边移开,大门大得出乎意料之外,移开之后,里面一片漆黑,而就在黑暗之中,有两列人,悄没声息地列队走了出来。建筑物内黑暗一片,山顶上也暗得可以,那两列人的行动,又一点声息也没有,气氛诡秘之极,看起来就像是忽然有两列幽灵自亘古以来的黑暗之中冒了出来一样,令人遍体生寒。

    这时,我已和李规范并肩而立,我感到他的身子,像是在微微发抖,我偏头一看,看到他的神情又惊又怒,我压低了声音问:“甚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