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废墟 > 第十三章 其实还只是开始
    这个故事,有长有短,一共分成了十二个部份来叙述,正如第十二部的题目一样:应该算是结束了。

    但是,实际上,却又如第十三部的题目,其实还只是开始,当时,我就曾想到过这一点,所以,在李规范一提出来要我帮助,在他们这伙人下山之后,如果有甚么事要来找我的话,我一定尽我所能,帮助他们,原因就是因为我当时就想到了日后必然会有许多事发生之故。

    试想想,这些人,超过一百五十个,个个全是身怀绝技的人,虽然他们的一身武功,我用了“废墟”来作比喻,认为那全然是和时代脱节的一种技能——武功再高,抵不住新式武器的一击,但是他们毕竟和现代社会脱节得太久了。

    虽然李规范说他们一直在留意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但是要和时代一起进步,必须每一天每一年都生活在这个时代中,和时代一起成长、前进,而不是派几个人下山去,再上山来,向关在古怪建筑物中的其他人转述一番,就能使其他人明白的,甚至于连下山“探听”的人,就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只怕连时代进步的脉搏也摸不著,别说感受体会到时代的进步了。

    再加上当他们在群体生活的时候,意识形态还全然是他们祖上遗下来的那一套,和现代人的生活全然南辕北辙,格格不入。

    这些人中,年纪大的,倒也罢了,至少有“看穿世情”的心态,但也一样有不甘寂寞的在。年纪轻的,本就不肯安分,再加上一身本领,岂有真正肯把自己当作是普通人的?

    而事实上他们也确然不是普通人,不但各有一身奇妙至极,大不相同的武功,而且聪明才智也都在普通人之上,忽然一下子从那么与世隔绝的山顶之上,融进了广阔无比的花花世界之中,那情形也就像“水浒传”一开始那样:洪太尉一下子揭开了石板,把囚禁在内的一干妖魔,一下子全都放了出来,到了人间,化成了一百零八条好汉,闹了个天翻地覆,变得甚么样的人物全有,甚么样的新奇古怪事儿,都有人做出来。

    自然,开始时并不容易觉察,由于对他们来说,一开始了新的生活,新奇的事物太多,就算内中有一些性子最好动、最不安分的,也能被吸引住,尽量去适应新的、现代的生活。可是,要不了多久,就渐渐显出来了。

    有的,很快就花完了祖产——古董虽然值钱,但总至少要十对八对上佳的宋瓷花瓶或是明瓷中的精品,才能换到一艘像样些的游艇吧。

    (越是和时代脱节的人,越是一下就容易越过时代的基干而走到尖端去。在这个时代长大的人,对“像样的游艇”的概念是:二十公尺的,已经很满足了。但是对不起,对那些人来说,不超过一百公尺的——那算是甚么“游艇”呢?)

    手头珍珠宝贝再多的,若是到了蒙地卡罗赌场,和欧洲军火业钜子、阿拉伯油王、甚至日本工业界首脑的情妇、各国独裁者的甚么沾不上边的亲戚一比,从山上那古怪建筑物中带出来的百宝箱之中的那些东西,虽然不能算是破铜烂铁,也已远远离开了它们原来的价值。

    现代社会是有市场供求率的,古董珠宝市场中,如果忽然多了数以公斤计的古董珠宝求售的话,首先的情形,就是珠宝至多只剩下了本身的价值,古董价值会在无形中消失了,其次,珠宝价值的本身也会直线下降。

    那个曾打过电话给我的古董商,在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就曾不止一次地向我说道:“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好像所罗门王宝藏终于被人发掘了出来一样,古董珠宝市场上,宝石多得……就快比雨花台石还便宜了,以前看了能叫人眼珠都跌出来的宝石,现在可以抓一把,拢在双手之中摇晃,听它们发出的叮叮咚咚的声响!”

    古董商的话,自然夸张一些,可是那伙人手头的珠宝,能以正常的价格的十分之一销售出去的,已经算是十分好的现象了。

    由于有不少人,是经由我介绍出去给各大古董商珠宝商的,虽然我不是那么心痛金钱的人,也知道那伙人手上的宝物,全是他们的祖上,并不是很光彩,甚至是用十分残虐的暴力方法得来的,来得容易去得快,也很合乎“悖入悖出”的原则,但总有点替他们不值,曾劝过他们,不必那么急于脱手。

    可是,对于已学会了挥霍的人来说,我的话怎能听得进去?

    (挥霍金钱,是最容易学会的一件事,只要你对之有兴趣的话。)

    (挥霍金钱,也是最难学会的一件事,如果你对之没有兴趣的话。)

    所以,很快地,那一伙人之中,有的就坐吃山空,要靠自己的本领来谋生了。

    而他们有甚么“本领”呢?

    他们的本领高强,但这种本领在现代社会中换取金钱的可能性不是太高——当然,其中有几个,不但赢得了相当金钱,也赢得了相当高的声名,他们加入了电影行业之中,轻而易举地成了“中国功夫”在电影事业中的代表人物。

    但更多的人不肯“抛头露面”,而且,观念上也抱定了“真人不露相”,自己的一身绝艺,哪能沦落到“街头贾艺”的地步!于是,那些人就另外设法“谋生”,江湖上自然开始风起云涌,逐渐多事。

    而就算不等钱用,这伙人之中年轻的一代,像李规范,像良辰美景等等,又岂全是安分守己之辈?自然也不免仗著身手,暗中明里,多少有点活动,那也很能令本来就不平静的江湖,变得波涛汹涌。

    江湖上本来就卧虎藏龙,有不少英雄豪杰、奇人异士,这些人本来各有各的势力和活动范围。

    现在忽然一下子多了那么多人物,个个都可以与原来的争一日之长短,其间奇事叠生,精采纷陈,自然也可想而知,更妙的是,夹超特之奇技,一代一代相传,平时绝对深藏不露的江湖异人,真还不算少,世界各地都有——本来就是那样,谁能想到法国南部的一个小小农庄中的一个老头子,竟然曾是七帮十八会的大龙头,一身中国功夫,内功、外功,都几乎到了绝顶境界呢?

    本来,这些异人,大都蛰伏不出的了,在逐代相传的情形之下,武功的境界自然也只有越来越低。但忽然有了这样一伙“生力军”,在这伙人的心目之中,武术依然是头等重要的大事,自然也引得本来已完全在心理上放弃了的那些能人异士,心痒难熬起来,纷纷不甘寂寞,虽未能说是波澜壮阔,可也真有意想不到之多,和意想不到之怪的事情发生。

    我的“废墟”说法,是不是还能成立呢?在许多事发生之后,我曾这样问白素。

    白素想了一会,道:“有两种回答,其一,如今发生的那些事,牵涉到的人,虽然都是武学中的奇人,但是他们另有才智,不是单靠武术。其二,平了废墟,何尝不能再建造更多更好更新的建筑?”

    我叹了一声,无话可说,情形就像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一样,那伙人之中,清者上升,浊者下降,不清不浊的在中间沉浮不定,都各有事故在他们身上发生。

    所以,故事的主干应该算是结束了,但是枝和叶,天知道会开散到甚么样的地步。

    真正,其实只算是开始而已。

    若干时日之后,在某一个特异的事件之中,在一个相当古怪的环境之中,我有机会和李规范单独相处,有以下一番的谈话。

    李规范那时仍然介乎少年和青年之间,可是他却有很多感叹:“卫先生,我们那……伙人,没有给你太多的麻烦吧?”

    我据实道:“好说好说,当日在山上,虽然我答应了帮你们,也真的准备帮你们,可是这些日子来,没有一个人来找过我的。”

    李规范的丑脸上泛起一个自傲的笑容:“这……总算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傲气吧。就算是山穷水尽,也宁愿求己,不愿求人的。”

    我闷哼了一声:“求己总比求人靠得住多了。但是,最近有许多件事发生……我一听那些事,就知道必定和你们有关──”

    我把话说得相当委婉,而且还故意顿上一顿,直视著他。李规范人极聪明,立时就知道我是指甚么事而言的了。(这些事,可说是相当大的大事。)

    他丑脸略红了一下,道:“我们一下山之后,我……只不过是名义上的……首领,实际上,对……所有人,没有任何约束力,自然也无法过问他们做了一些甚么。”

    我对他的辩解很不满意:“我以为当年七姓共同远离中原,万里间关到海外避难时,应该有一定的誓言的。”

    李规范苦笑:“当然有,可是当年的誓言有甚么用?我自己就第一个打破了祖宗的规矩;不再隐居下去,就是我竭力主张的。”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就算你们……算是一个门派,一派之中,出了为非作歹的败类──”

    李规范一扬手,打断了我的话头:“你言重了,‘为非作歹’,我们的人还不至于。”

    我有点生气,提高了声音:“哦,不至于?那么,照你看来,亚洲某国,为甚么忽然会发生军事政变,政变的过程又曲折离奇如幻想小说?”

    李规范“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算是甚么为非作歹?你忘了我祖宗是干甚么的了?”

    我被他闹了个啼笑皆非,自然也无法生他的气,只好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祖宗是干甚么的,你从来也没有告诉过我,请问,贵祖上是干甚么的?”

    李规范眨著眼:“对不起,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们一开始懂事,就曾立过誓:‘永不泄密’。”

    那次谈话,当然不止那些,但有些没有记述出来的价值,也就不提了。

    又若干日之后,又能有机会和那一双来去如飞、行动如鬼魅的双生姐妹良辰美景见面——当她们在陈长青屋子中任意出没之际,温宝裕确然把她们当成了“红衣女鬼”的。

    良辰美景还是那样喜欢笑,我和她们,和白素,和温宝裕,和胡说,都参与了一件十分有趣,自然也很离奇的事情之中。

    不过,那全然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是连甚么时候开始,当时都不知道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