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玄幻小说 > 玄幻小说 > 阴倌法医 > 148 夺命(4)
    听况风说完,我微微摇了摇头。

    实际上这案子乍一听绝不复杂,四名医护人员负责将器官运送到五楼的手术室,手术的前一刻,打开运输箱,是空的。

    分析起来,器官丢失的时间段无外乎——运送到三院的路上;运送到手术室期间;再就是电梯上楼的时候。

    即便是普通人,也能轻易想到这些。

    可人的肾脏不是猪腰子,医院对活体5器官的管理运输,有着严格的制度。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本人对器官是何时被偷的,更具疑问。

    沈晴向医护问道:“运输箱交接到你们手上的时候,是否确认过里面的确有肾脏?”

    “当然!”医生显得很委屈,眼中却又透着一丝‘你傻还是我傻’的意味,“整个过程都是我负责的,从临省医院上车,到咱三院下车……都是我一直看护着的。直到……直到进电梯,我才把运输箱交给李护士长。你们或许不清楚,那……那运输箱的分量可是不轻,我提太久,手腕都酸了,才交给她的……”

    沈晴又问:“在上到五楼的过程中,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其它楼层是否有人上下过?”

    听她盘问,我暗暗皱眉。

    双手习惯性插兜,高战的手机恰巧震动了两下。

    我心一动,掏出手机。

    因为附身高战,自然而然指纹解锁。

    如我所料,是局里的同事发来的监控录像。

    我点开了电梯监控那一段。

    电梯从一楼到五楼,并不需要多久。

    画面从电梯门打开,四个医护走进来开始。

    就像医生说的,他的确是在电梯门合拢的时候,将运输箱交给护士长的。

    我留意到,这个时候,男医生和护士长之间的眼神交流。

    四个医护都戴着口罩,看不出他们之间是否有对话,可但凡有过男女感情经历的,稍微仔细观察,多半会觉出两者传递的眼色很有点暧1昧的意味。

    下一刻,电梯里的人忽然起了冲突。

    从画面中看不出起冲突的原因,就只见医生突然甩手给了护士长一个耳光。

    接下来,电梯里变得混乱起来。

    先是医生和护士长纠缠,跟着两个护士劝架、拉架……

    “次……”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叮!”

    也就在这个时候,电梯停在了5楼。

    我挥手招呼所有人出电梯。

    医生忙不迭指着一个方向,说:“第九手术室在那边,我们四个一直将运输箱送进去,但因为我不是主刀医生,交接了以后就……”

    我冷着脸打断他:“你为什么要打李护士长?”

    医生被我问得一愣。

    “别让我问第二次!”我实在没什么好心气,搭乘电梯已经违规了,居然还在电梯里发生肢体冲突……这特么能是专业人员办的事!

    男医生的脸很快胀成了紫茄子,但就是闭着嘴不说话。

    沈晴吼他,居然也不管用。

    这时旁边一个护士带着明显嘲讽意味地说:“他打护士长,是因为护士长刚刚才复婚。”

    “你瞎说什么!”医生怒道,完没留意自身的失态。

    “出了这么大的事,搞不好我们的饭碗都得丢,难道还不积极配合调查?”那护士更加阴阳怪气,竟学起了他的腔调:“哦,是啊,感情不和,不如早点分开。”

    跟着,她又用另一个腔调说:“哦,我也有件事跟你们说,我和我前夫复婚了。”

    这会儿再看医生和护士长,两人的脸色已经都难看到不行了。

    “真特么操蛋。”

    况风偏过头骂了一句。

    他刚才在我旁边也看了监控,本来静默的画面一被‘配音’,哪还不知道大概齐发生了什么。

    刚才况风就说看出医生和护士长有不正当关系。

    这种关系发展到最后无外乎三种结果:一,领了证将‘苟且’合法化;二,和平分手,只当过程是生活额外的‘享受’;三,反目成仇。

    男医生把离婚的消息告诉女方,显然是奔着‘一’去的。

    然而女方的回复是——我和前夫复婚了……这愣是把剧情硬给扳成‘三’了……

    “你们有没有点专业素质?!”沈晴眉毛都立起来了,“私人感情和工作怎么能混为一谈?”

    “是!我没素质!那我特么死去!都死去!”医生彻底爆发了。

    可才想要暴走,沈晴的右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手铐上。

    这孙子,立马变怂包了……

    看到这一幕,我都气笑了。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问题。

    我横下一步隔开沈晴,放缓了语气对医生说:“我还是相信你有一定专业素养的。我很奇怪,大家都是成年人,就算同事间熟络,你也不应该在公众场合,而且还是工作执行中说起私人感情的事啊。”

    末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补了一句:“你我都是男人,有些事说穿了就不叫事了,不会有多大影响。”

    大概齐这句话真正安抚到了对方‘受伤’的心,医生叹了口气,情绪稍许缓和,说:

    “我当然知道工作的时候不该谈感情问题,是小黄多嘴,问了一句……那种场合,与其岔过话题,还不如干脆借机把一些话说明。”

    他瞪了护士长一眼,恨恨道:“我对待感情一直都很认真,当着其他人的面那么说,也是间接想向她表衷心。特么的……居然跟我来这么一手……”

    沈晴又想开口,被我不耐烦地喝止住了。

    目光扫向另外两个护士,刚想问谁是‘小黄’。

    一直憋着不出声的李护士长突然指着医生的鼻子,歇斯底里道:

    “我跟你‘玩儿’?你对感情认真?哈,放你娘的狗臭屁!你是挺认真,也就是在特么的床上认真!不光跟我认真,你跟她钟艳秋也够认真,是个女的你特么都认真!

    我刚开始是真心想跟你在一块儿,可你特么得能指望的上啊!我跟你在一块儿三年,你一个婚离了整三年!我特么从‘三张’等到‘四张’了,再不替自己想,还有谁肯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