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玄幻小说 > 其他小说 > 情断西藏 > 第二章 流浪的鱼 独自奔天涯
    <h3 class="ter h3 ttop">1

    父亲说,我一直都很任性的生活,在深圳几年就不曾安稳过。金融、IT、广告、记者、主持,只凭我在每一个领域的转换乐此不疲的奔波,就可以看出我是一个多么随心性而过活的人。

    2003年,我又成为一名专职写手,每天杜撰一些甜蜜或凄美的爱情故事,拿到杂志去发表,感动自己的同时也希望给予别人震撼。

    记得一次子夜时分我在QQ上问琛:你相信爱情吗?琛正在赶稿,沉默了许久后才回复:渴望爱情,你呢?她反问我。

    “我不知道。”我开始迷惘。

    我跟琛都是那种擅于制造浪漫情节却是内心孤独的影子,心境相通的人很容易做朋友,还记得她第一次打电话给我诉说被我故事中的浪漫打动时,我表面上做洒脱的笑,心底却有个声音在说:“其实,我还相信爱情。”

    三年前为一场情殇离家远走,从此不再亲近爱情的风花雪月。三年,时光流逝,回首中爱情于我来说已是海市蜃楼也是洪水猛兽。

    我一直想写一个令自己满意的长篇,一个完美无缺的爱情,一段令人心神向往的浪漫,于是我收藏生活中的点滴,只为完成一个故事的完美。可是,深圳是个流行时尚、流行速度、流行快餐爱情的城市,很多朋友常说,太完美的爱情对于深圳来说更是天方夜谭。

    “琛,我要窒息了。”我常说自己是一条鱼,而深圳是个没有氧气的城市,常常会令我窒息。

    “这次想去哪里?”琛很了解我,她知道我每次这种感觉异常强烈之后就会出去走走,让窒息的心得到短暂的舒缓。

    “还不知道,想好了再告诉你。”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空空荡荡,孤独不可抵挡地笼罩在我的周围。

    <h3 class="ter h3">2

    九月,整整二十天我都窝在房间里,和妈妈回老家前放在厨房里那坛泡菜一起变酸,腐朽。韩剧一夜间走红,我倒在床上几天几夜,困了就睡,醒了就端着泡面睁大眼睛看电视,韩剧里有太多的浪漫情节,而我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感动变成文字娓娓道来,虽然写手们常说最好的素材来自于生活,可我更清楚在深圳寻觅纯粹的真爱比寻找感动不知要难上多少倍。

    门铃声在那个午后刺耳地响起,我胡乱的披上件衣服,打着哈欠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身穿制服的年轻人,我认得他,是管理处来收管理费,双手把钱拿给他的那一刻竟然是感谢的,在这半个月里,他是惟一来敲我房门的人。

    走回房间,最后一集连续剧已经结束,我拿起电视遥控器开始换台,换到第三个频道时,屏幕上正介绍旅游景点。电视画面停留在一汪澄澈蔚蓝的湖水上,好美的蓝天白云,还有童话里的雪山美景。天!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仙境吗?我快步地冲到电视机前,紧盯着屏幕不敢眨一下眼。

    “羊卓雍错!”我记住了它的名字,该死,怎么没有了,我疯了一样拍打着电视机对着屏幕大叫不已。

    夜晚,我将书柜上仅有的几本旅行手册摊在地上,一页页翻找,终于,找到了羊卓雍错,圣湖。羊卓,意为上部牧场的碧玉。在西藏海拔高的地方都称“上部”,“雍”就是大的意思。“错”就是湖。湖泊如草原上的蓝宝石……

    “我要去西藏!我要去羊卓雍错!!”子夜里打电话给琛时我依旧兴奋不已。

    “你疯了?一个人去西藏?”琛被我吓到,她无法想象怎样的我只为镜头下的一闪而过便爱上了羊卓雍错。

    “我要去离天最近的地方,谁也别想阻止我。”我振臂雀跃,第六感告诉我在那块神秘的土地上一定有我要寻找的东西。

    深夜里,我跑到自己常去的天涯社区深圳版里发贴:

    <small>寻人:西藏游,寻一MM同行

    <small>时间:9月中深圳-拉萨-10月底返回深圳

    <small>目的地:拉萨、阿里、羊卓雍错、珠峰等,具体路线两人商议

    <small>花费:花最少的钱(路上能爬汽车就爬汽车,能爬火车就爬火车,少坐飞机),用尽可能少的时间,走更长的路。本人,女,二十出头,三十不到。不挑食,不挑住,性格外向,人比较随和,没什么脾气。喜欢讲话,鬼故事,笑话都会讲,所以与我同行你不会太寂寞。希望对方是位在深圳的MM,年龄无限制,性格开朗,好相处,喜欢旅行。我们可以先确定行走路线,有空再一起去配备些装备。

    <small>如果有兴趣的话,可Q我,时间不能确定的MM勿扰!

    发贴时间为2003年8月底,写这个征游贴的初衷只是希望路上多个同行者不会太寂寞,可半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找到合适的人选。行程将近,我深圳的网友已准备为我饯行了,于是我毅然决定孤身前往。

    临近十月,深圳版的网友为我举行进藏前的送别活动,现场的气氛很热烈。喝了些酒,人莫名的伤感起来,在深圳的三年来一直与他们相交甚笃,临别时与网友再三握手,我终忍不住寂寞,走上前一一拥抱他们,那一刻,心中又有万分的不舍。

    次日,当我背着行囊坐在开往机场的巴士时,手机里躺着一条网友发来的短信:还记得昨晚大家送你吗?临别,无论男女,你都一一抱别,我们没想到,你原来是一个如此寂寞,如此厚重,如此伤情的人。

    读到这条信息感到意外,原以为我外表的快乐一直伪装得很好,却想不到所有的寂寞和伤情都被别人看在眼里。是的,因为寂寞我才选择这种方式远行,而我心里更明白,这样义无反顾的出走,并不是单纯为了摆脱孤独。

    一直以来,我习惯了一种行走,在原本平静如水的日子里投下一枚石子,任它泛起的层层波澜。比如跑去新的城市寻找一个能让我产生激情的兴奋点,深圳小梅沙的蹦极,泰国芭堤雅的跳伞,马尔代夫的潜水,一切的体验会让我感觉到一种活着的快感。我对人生的定义就是不断的尝试。

    人,自从生下来就走向死亡,既然要走过那么多年生命才会逝去,倒不如什么都尝试一下,而每一次的尝试都更加坚定了我生命的意志和生活的勇气。只是这一次的西藏之行,我才明白死亡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来的生命之旅。

    深圳飞往昆明的飞机在下午时分降落在昆明机场,我在出发前的最后一刻改变了行程,目标昆明而不是西藏,我在拿到机票前的半个小时开始犹豫,对于西藏的美丽和羊卓雍错的神圣我突然舍不得一下子就扑过去将其揽在眼底。或者,有个寻找的过程也好,我选择从云南进西藏。

    一种走马观花的行游昆明—大理——丽江—中甸,路上的美景连篇终抵不过西藏对我呼唤,在国庆假日里我握到一张由中甸飞往拉萨的机票。

    中甸机场的旅客异常拥挤,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指手画脚的站在不远处询问他身边的中国人,围在他周边的那几个人个个摇头。我走过去,对他报以微笑:hello,Ihelpyou?如我预料,他在找人确定航班,我看过他的机票安慰他,别急,跟着我走就是了。于是,他像遇见了救星一般跟着我去办手续。我们偶尔闲聊。

    我的英文不好,或者说是很糟糕,还记得在泰国ahotel就餐后,曾想要一根牙签,话到嘴边时居然忘记了牙签怎么讲,情急之下只好转换成“我想帮忙一下牙齿。”服务生似懂非懂点点头,随后递过来一双筷子。

    “redwater!redwater!”“badegg"类似的笑话不断,所以我常常会被人问以同样的问题:大学真的毕业了?

    在我旁边的那支队伍里,有一个身穿蓝花T恤的年轻导游正热心地向他团队中的游客讲解行程安排,转身时看到我,四目相对,一笑莞尔。

    登机后,我把那个美国佬送到他的座位,先是搜肠刮肚的诉说尽我所知的赞美之词佩服他一人独闯中国的勇气,再告诉他我坐在前面,有事可以随时过来打扰,他点头再三谢过。

    巧的是刚才那个男导游就坐在我旁边的位置。

    “真是有缘。”他欠起身同我打招呼,眉宇间有些欣喜。

    “你一定是个有经验的背包客。”在我放好背包落座后他十分肯定地说。

    “何以见得?”我不解。

    “看你的打扮和装备这么专业就知道啦。”

    我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装束和行李——贴身的牛仔裤,专业登山鞋,红色冲峰衣,还有那个四十升的背包。

    “临出门时才买的装备。”我老老实实的承认,这身行头看似专业,实则小资得很,他摇摇头偏说不信,就凭我一个人态然自若的样子就是个“老驴”,我笑笑不再与他争辩,又问他们的行程。

    他姓尹,是云南一家旅行社的职业导游,这是第三次来西藏,行程十五天。

    飞机上,尹导游向他的团友再三重申高原反应的可怖性,还夸张地告诉大家,他上次带的那个团里就有一位领导一下飞机后就高原反应强烈,被几个人架到布达拉宫拍了几张留影后就踏上返程的飞机。

    尽管听起来恐怖,但我还是开始昏昏欲睡起来,尹导游又把我摇醒,将红红的苹果一个又一个的塞给我,嘴里还不住的说:女孩子多吃些苹果对皮肤好。我笑:那你是说我的皮肤很差咯。尹导游不好意思的连说不是,你是那种健康型的女孩。

    <h3 class="ter h3">3

    随着人流走出嘎贡机场,望到拉萨的第一眼我便醉了。终于踏上这块土地,这片天蓝得如水洗,云白得似透明的神奇西域。一阵风吹过,心情莫名的豁然开朗,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居然可以同时拥有炽热的阳光和凛冽的寒风。

    “小心高原反应!”身边的尹导游看到我高兴得在原地转圈子,终于忍不住要把我打回原形。

    我对他笑笑,又调皮地在原地转了两个圈,晃了晃脑袋,一点都不头晕。尹导游望着我好气又好笑。

    他要带团去宾馆入住了,临道别时,用手在耳边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姿式让我有空联络他,我点点头,再拍背包告诉他名片我已收好。

    我的运气很好,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友善的朋友,这个尹导游一路上给了我很多照顾,很是让我感激不已。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也许更能体会人性中善良与真实的一面;只有行走在路途中的人们才会如此的轻松与豁达。这种真实和单纯,往往更能让我感到充实,那种关在城市蜗牛中的孤独一扫而空。尹导游如此,那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也如此。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是喜欢不断地行走,不断地在陌生人的世界中穿梭的原因吧。和尹导游分别的那一刻,我心底突然升腾起无限的感慨和感激——谢谢你们,我行走途中那些陌生的朋友!

    坐在由拉萨贡嘎机场开往市区的大巴上,身旁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在不停地呕吐。

    “您有高原反应?”我问他。

    “是的,头很痛。”

    “您从哪里来?”他看了我一眼,用手指按着太阳穴,表情依旧是很痛苦。

    “深圳,你现在除了头痛还有别的感觉吗?”我仔细打量着他又问,初次见面这样关心一个陌生人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知道高原反应的症状到底如何,下飞机到现在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我的身体还没有出现什么不适的反应。

    “您这是出差还是旅行?”看样子他是个商人,我猜测他此行拉萨的目的,同时也想和他多多说话以帮他减少高原反应带来的痛苦。

    “出差。”他的反应症状明显得到缓和,做了一个深呼吸,松了一大口气,神色也明显好转了。看来并不是那位导游所讲的那样可怕吧,我暗自思忖着。

    “你是来旅游的吧?西藏很漂亮,现在越来越多的游客来旅行。我每次过来出差总会有一点轻微的高原反应,不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没有吓着你吧?”缓和过来的他话语多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向我解释,担心刚才自己的症状吓住了身边这个看来有些柔弱的女孩子。

    “快看,那边就是布达拉宫了。”车已行到市区,中年男人用手指着远处一排寺庙式的建筑,告诉我那就是布达拉宫了。这就是传说中包藏众多珍宝的布达拉宫吗?远远望去,独有的西藏风情建筑使它林立在远处与众不同。

    “哦,很漂亮。看上去非常雄伟,确实名不虚传啊!”看着窗外这个气势恢宏的建筑,我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说得竟然有些言不由衷。也许是我走过太多地方,各种各样的人类建筑精华见得多了,因而更喜欢纯净、自然的景色。况且,我还没有真正感受这个城市,这座宫殿,一种距离将我隔离在布达拉宫之外。

    我找出出发前带的旅游手册,再次翻看关于布达拉宫的介绍:

    布达拉宫坐落于拉萨市中心的红山上,是现存最大最完整的藏式建筑群。它奠基于海拔3600多米的山麓,占地面积366775平方米,主楼高115.70米,共13层,大体分红宫、白宫两部,沿山而筑,层楼起飞阁,高巅有金顶金幢,四周多危垣石磴。

    布达拉(Potalaka)是梵文的藏语音译,是佛教传说中观音菩萨居止之山。据藏文史料记载,布达拉宫初建于吐蕃松赞干布在位时期,相当于公元6世纪中。建成百余年后毁于雷火。随着吐蕃王朝的崩溃,逐渐废弃。12世纪以后,虽然先后有藏传佛教高僧栖山说法,但其所居处已非宫室遗存,只有拉萨大昭寺壁画上还保留着昔日宫殿的图像。

    17世纪前期,在红山旧址上重建布达拉宫。历时3年,建成了白宫。白宫,因宫墙涂白色而得名。东西长约320米,南北宽约200米。此后,布达拉宫已不单纯是一个教派领导人的修道场所,而兼作300多年内西藏地方封建统治的中心。

    布达拉宫的第二次大兴土木,是由第巴桑结嘉措主持修建红宫。红宫因外墙涂红色而得名,于公元1690年落成。红宫是一座多层建筑,其内部可分为大殿、佛殿和灵塔殿等主要殿堂。从17世纪开始的布达拉宫重建和增扩前后经过300多年。被誉为“世界屋脊明珠”的布达拉宫,是藏族建筑艺术精华的荟萃。作为民族艺术的宝库,布达拉宫藏有极为丰富的艺术珍品,宫内有大量的壁画、唐卡、雕塑等。

    合上书,再次抬头看那红白相间的宫殿,开始隐隐有了一些神秘的气息在心中盘旋。

    “已到西藏,很开心。”我低头开始发手机短息,发给那些一直牵挂我行程的深圳网友。

    很快收到他们的回复:“一路小心等你回来,摩卡,记得快乐”。

    <h3 class="ter h3">4

    巴士到了拉萨民航中心,走下车与邻座道别,他依旧热情不减,并留下张名片说如果在拉萨想买什么东西的话,一定要先打电话给他,八角街的商贩卖东西喜欢开天价。

    谢了又谢,送走了邻座。

    立马跳上一辆三轮车直奔主题:八郎学旅馆。

    三轮车很快驶入市中心的主干道,想不到拉萨市中心不大,各式品牌服装店还齐全,悠哉悠哉地坐在车上看风景。我从一下飞机起,我就爱上了这座日光城的天空,蓝得醒目,蓝得透明,蓝得心醉,绝美的蓝天,绝美的白云甚至刺痛了我的眼。我张开双臂,使劲地呼吸这清新无比的空气,我发现这里的空气也是纯净透明的,深深地吸进一口溶到肺子里将整个身心洗涤一遍。

    当我还闭着眼沉醉在这种纯净自然的空气中时,三轮车的师傅摇醒了我,车已停在了八郎学。

    这是一间很有特色的旅店,院内房屋线条简单明快,结合汉藏两种特色,连房间也分汉藏两种风格。服务台的小姐遗憾地告诉我单人间刚刚已定完最后一间,我恍然记得那个订到最后一个单间的人,高高的个子,进门时刚好看到他从侧门走出的背影。

    我拿了双人间的钥匙跟在服务员身后找到房间,走廊里几个青年男女在围着一只铁锅炒菜。

    “嗨,你们好,我是深圳来的摩卡。”我向他们问好,并在交谈中知道了他们的名字。年长的那位老哥名叫冯伟,来自北京,是位摄影师。另一对身着休闲装的青年男女来自上海,女孩叫李效静,男孩叫张耀,我觉得那男孩子的名字谐音很好玩:藏药。

    李效静和藏药刚从墨脱返回,下一站的目标是阿里。我常听人说墨脱是西藏惟一还没有通公路的县,所以听到李效静说他们在墨脱徒步旅行了七天后,对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勇气佩服得五体投地。

    走进房间,放下行李,刚刚洗完脸,便有人来敲门。是隔壁的冯伟老哥,他们共同努力的丰盛晚餐已经做好,邀请我共进晚餐。

    虽然我一个劲的重申已经吃过晚饭,还是被他们拉到阳台上的饭桌前,发现饭桌前又多出两个人,都是一副摄影师的装扮,经老哥介绍,我又认识两位新朋友,来自北京的李勇胜和藏族的小伙子雪康尼玛。原来冯伟老哥明天要启程行走墨脱,今晚是留在拉萨的朋友们为他饯行。

    无功不受禄,再想想吃人家的嘴短,我便自告奋勇的说要饭后洗碗。谁知此话刚一出口,众人便齐齐瞪大眼晴看着我,最后还是李效静说话了:你知不知道,冯老师的脏碗和脏碟子有三十几个正愁没人洗呢。

    我一听便高兴,我喜欢,我喜欢,我这人没别的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洗碗,有什么脏碗筷的尽管拿给我好了。

    正吃到兴头时,隔壁的房间里又走出来一个个子高高,样子帅气的男孩,第一眼向他望去时,我居然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却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一路走来,在我身边停住:“对不起小姐,可不可以让一下。”

    我恍然,原来自己坐在通道口挡住了人家的去路,慌忙站起来让路,并连连致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然而站得太急,我竟然一个没站稳摇晃着向旁边倒下去,幸好那男孩儿手快,及时将我扶住。我一下子被自己的慌张举动弄得有点手足无措,脸蹭的一下子红了,不好意思再看他,两个人低下头同时的说着对不起,道歉声此起彼伏,逗得同桌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继续吃饭时,手机短讯响起,是一个朋友网友发来的。他吞吞吐吐的说想请我帮个忙,我正吃得开心时,发短信的手机便不客气起来:什么事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打电话过去,问清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他欠了西藏朋友一百八十块钱,问我能不能帮他先还上,靠,就这么点事儿,早说嘛,我不以为然的安慰他:凭你老兄的信誉度,别说是一百八,一千八都没问题啦。

    放下电话,告别了正在吃饭的一群人,按着他提供的地址寻找他的债主来。

    五分钟后,联系到了他,那个叫宋明的男子正在参加藏族朋友的婚礼,我一听便来了兴致,这种特色的节目是不容错过的,问了他的方位所在,便出门打车直奔拉萨艺术团。

    我没有参加藏人的婚礼,心想必是载歌载舞热闹非凡的。

    谁知赶到拉萨艺术团后那里出奇的宁静。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时,一个藏族妈妈走过来,热情的拉着我的手往里走,“怎么才来,他们都快吃完了”我知道她想必把我当成参加婚礼的人,便跟在老妈妈身边将错就错的问道:他们在哪里,来的人多吗?

    老妈妈没有说话,带我绕过两排楼房时,一阵喧闹声便从最里面的大房间传出来。刚一进门,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房间内正在吃酒的几十号人的眼晴刷刷的齐扫过来,侥有兴致的盯着我看。我这才发现,在这间屋子里,无论我的长相还是穿着都与他人有异,十足的汉人特征,难怪,他们把我当成了“外人”

    “嗨”我尴尬的在原地站着不动,表情极不自然的同藏民们打招呼,然后一张张脸的搜索,猜测哪一位先生是我要找的“宋明”几分钟过去了,屋子里又恢复了喧闹声,我却依旧站在那里恨得咬牙切齿。

    “宋明!!!!”忍无可忍了,也顾不得什么淑女风度,扯着脖子大喊。

    “宋明!!!!”第二声刚一落地,一身材魁梧梳着马尾辫的男孩飞快的窜到我身边。“在,在,你是???”

    “刚刚通过电话的,我叫摩卡”我气呼呼的说明来意,便去翻口袋找那一百八十块钱。

    “不好意思,还让你这么远跑来一趟”宋明接过钱,一脸客气的笑,这人一看知道是老实人家的本份孩子。

    “远吗?不远啊,我打车过来的时候还没跳表”实在人遇见了实在人,我也是实在的要命。

    知道我是打车来的,宋明便执意要开车送我回去。

    听到他说有车可以送我,我乐得眼晴都蓝了,表面还是强装镇定,假意推辞,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自己坐车回去一样的。

    宋明不再说话,拿了车钥匙走出门去发动车,我则跟那些与我打呼的藏民一一告别,乐得屁颠屁颠的跟在宋明的身后。

    我的上帝,想不到这辆又酷,又炫,又有型的车居然是宋明的。此车改装的太漂亮了,漂亮的几乎猜不出它的原型,凭我的经验去想应该是沙漠风暴之类越野高手。

    坐在车子里,我不停的夸奖这部车子好漂亮,宋明却岔开话题与我闲聊。

    “你是深圳人?”

    “不,北方人,在深圳工作。”

    “怪不得,看你长得就象北方的。做哪一行工作?”

    “写爱情,城市爱情,灵异爱情,小资爱情,有时候还写魔鬼爱情,你怕吗?”我阴森的学着电视里鬼片的恐怖配音来吓他。

    “呵,不怕。你到拉萨多久了?”宋明被我逗得呵呵的笑了。

    “今天刚到,不过没什么高原反映”车行驶在路上,不时引起马路两旁路人的注目,我心底美滋滋的坐直了腰板。

    “你是西藏人?肯定不是”我猜测着他。

    “为什么不是?长得不象?”他被我逗笑了,换了一下车档继续开车。

    “因为你的普通话说的很好啊,而且皮肤还过得去”我的理由还算充分,由于西藏特殊的高原气候,一般藏人的脸都是晒得很红,而且肤质较差的。

    十分钟的路程,车子开到了八朗学,我向他道谢,然后下车。

    “摩卡?”宋明坐在车子里叫我。

    “什么?”我回过头去看他。

    “你的电话是多少?”他拿出手机来,准备记下。

    我告诉他后,手机便响起。

    “记下我的电话吧,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哦”我把他的号码也存入手机。

    “摩卡?”他发动车子的时候,想起了什么又叫我的名字。

    “什么?”我再问。

    “一个人小心点。”

    谢谢,我由衷的说。

    回到旅社上楼回房间的时候,饭桌上的那一群人还没有散去,见我回来了,便笑着起哄“洗碗的回来啰”

    我夸张的做个表情“我倒”,也不推辞,跟李效静收拾好桌子,便抱着一堆碗到洗手间去洗。

    “需要帮忙吗?”李效静站在身后问我。

    “小意思,我洗碗有瘾,你再抱一堆过来我才高兴呢”说这话也不是卖弄,自从在阳朔西街的“蓝莲花”酒吧里做服务生体验生活后,我便爱上了洗碗,而且不论多少的碗筷都能洗得干干净净,摆放整整齐齐。

    几分钟后,李效静再抱来一堆塑料饭筷,让她统统放下,我来搞定。

    <h3 class="ter h3">5

    傍晚时,众人坐在我的房间海阔天空的闲聊,这些刚刚认识的朋友的交谈让我沉浸在刚刚来到这雪域高原的兴奋之中。

    我坐在冯伟老哥的身边悄声说想看看他的作品,他听我说要看照片便高兴起来:“我正说到有事要找你帮忙呢,你便提到了照片。”

    “找我帮什么忙?”我不解。

    “我准备出一本西藏风情的画册,你不是个写手吗,刚好可以帮我在图片上配些文字。”

    “配文字?我最爱写的就是鬼故事,你就不怕我在图片上写上前生今世三生石?”我眨眨眼睛逗他。

    “不怕,写文字的是逻辑思维,摄影的是形象思维,两者不冲突又刚好可以互补。”冯伟老哥说完便回房间去拿他的作品。

    我坐在那里回味着他的话。逻辑思维?形象思维?可不是,我们每构思一个故事的时候,必会先设计文章的开头,结尾,故事的含义和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而摄影师则不同,他们的想象和灵感是与镜头一致的。刹那间的震撼,便有了最精彩的定格。

    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和雪康尼玛都来到冯伟老哥的房间里看他的摄影作品。冯伟老哥的照片大多以数码相机拍摄为主,所以他也随身携带着一台性能不错的笔记本电脑。坐在电脑前翻看他的摄影作品时,我没想到以前在杂志上看到那么多美丽的图片,有一些就是出自眼前这个中年人之手。

    夜深了,我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起来,以至后来要大口的喘气来调节身体的适应能力。

    “你有高原反应?”雪康尼玛看出了我的反常。

    “我想是的。”虽然还不太确定,但身体已经明显的越来越不舒服。想起今天从机场出来车上的邻座的样子,不觉有点忐忑。

    “坐在那里别动,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的。”他把我扶到床边坐下来,让我学着他深呼吸。

    “高原反应会死人吗?”我好奇地问。

    “当然会,我以前带过一个美国的老太太就是死于高原反应。”

    “怎么死的,讲给我听听吧。”我一下子有了精神。

    “那是我最难受的一件事了,六十五岁从美国来的老太太下午从布达拉宫下来时候,人还好好的,回到宾馆的时候就不行了,她打电话给我说很难受,等我赶到宾馆的时候,已经被送进医院。”

    “后来呢?”

    “后来我追到了医院,她的情况已经很差,十几个护士按着她,不准她乱动,她看见我就像看见亲人一样。我把护士推开,我说你们别按住她,让她说话,她是人,不要这么对她。后来那个老太太拉着我告诉我她很想回美国。再后来晚上六点就去世了。”

    “真可怜。”我听得一阵揪心。

    “当然可怜,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我亲眼看着她一直挣扎到最后死去的,老太太在临终前还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她一直以为我可以救她。”

    “天啊,那我怎么办,我也有高原反应,会.不会很快就没命了?”我惊慌失措的看雪康尼玛,以为自己马上就大祸临头。

    “哈哈哈,你这只是轻微的反应,再重些都没事,现在西藏的医学也先进了,你在拉萨市区里再重的高原反应都不怕,大不了拉到医院把你放到高压仓里狠狠的吸次氧,再送回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此时我才知道雪康尼玛是个职业导游,精通英,日,汉,藏等多种语言,这让我不得不对眼前这个藏族小伙子刮目相看,印象中对藏族人的看法有了很大的转变。

    “你帮我起个藏族的名字吧。”我觉得好玩,便磨雪康尼玛让他给我起个好听的名字。

    “你叫……维色卓玛吧。”雪康尼玛沉吟片刻,送了此名字给我。

    “维色卓玛?听着很好听,那换成汉语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光芒像太阳一样美丽。”雪康尼玛解释道。

    “太阳女神?维色卓玛?好好,我喜欢。”我记下了这个美丽的藏族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