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玄幻小说 > 其他小说 > 情断西藏 > 第四章 向左向右 那场初相识
    <h3 class="ter h3 ttop">1

    翌日,天高云淡。我决定在拉萨街头好好逛逛。

    一路走去大昭寺附近的八角街。

    这是大昭寺周围的一整片商业街,随着西藏旅游的日益火热,八角街也变得更加狭窄拥挤。街两旁高高的白墙下,搭满了白色帐篷,小商小贩各自兜售自己的货物。吃的、穿的、玩的,礼品、供品、化妆品等应有尽有,五花八门。特别是色泽艳丽的江孜卡垫,做工精致的日喀则金花帽;质地坚硬的加查木碗,晶莹剔透的仁布手镯,这些都富有民族特色,使人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将整条街都逛遍,把目光锁定在几款藏刀和藏银手饰,经几番的讨价还价后,我选定了四十份藏饰品,藏刀送给男朋,手链送给女友,从深圳出发前,我答应过朋友要带礼物回去。

    回去时,大昭寺广场前的一个藏族小女孩引起我了的注意,她头上梳着一排油光光的小辫子,身穿一件油腻腻的羊皮围裙,拄着一根细细的拐杖站在大昭寺的门口并不象其它小乞丐一样,抱着行人的大腿不松手,而是看准一个目标后怯怯的走过去说:“哥哥姐姐,给点钱吧。”明显的还含有几分羞涩。

    莫名的喜欢上她,站在那里看了她好久。直到她发现我时走过来,我蹲下来仔细的端详她,笑了。她也笑,纯真稚气的脸上散发着一抹甜美,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盛满了清澈,看得人心动。

    “为什么不去上学?”我问她,心里隐隐发疼。

    “上学要用很多钱的,我没有钱。”她回答得很简单。

    “等你攒够钱就回去上学好不好?”我拿出十元钱轻轻的放在她的掌心。

    “好,谢谢姐姐。”她接过钱满意的笑了。

    “上学可以读书,明白很多道理,如果你有很多知识的话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呀。”我耐心的给她讲上学的好处。

    “姐姐,你是哪里人啊?”小女孩显得对我有了好感,也愿意与我交谈。

    “我从广东深圳来的,深圳是个很美丽的城市,等以后你考大学时也考到深圳去好不好?”

    “好,姐姐我也想去深圳。”小女孩被我说动心了。

    “和我照张相好吗?”我征询她的意见。

    “好。”她没有拒绝很配合地坐在我身边。于是我拿出相机请身旁一个游客帮忙留下了一张合影。

    “明天我把照片给你送来。”我对她道谢,并承诺明天给她送照片来。

    “真的吗?姐姐。”她有些不相信,又问了我一句。

    “当然了,你还喜欢什么我一起给你带来。”

    “我也不知道要什么,呵呵。”女孩子笑得很腼腆,也许在她的生命里,贫穷反而让她没有了浮华的欲望,梦想简单而干脆,没有受到物欲的侵蚀。

    “糖果好不好?明天我带很多糖果来看你。”我怜爱地看着她,脏兮兮的羊皮围裙在阳光下闪着油光,让人觉得一阵心酸。

    “好,谢谢姐姐。”小女孩子高兴的跳起来。

    别了小女孩我便匆匆跑去布达拉广场冲洗照片,店员告诉我第二天就可以取像。

    “还好,明天我就可以把照片交到小女孩手中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我最怕答应别人的事情不能兑现,承诺一旦出口,怎么可以收回。

    <h3 class="ter h3">2

    当我再回到大昭寺时,那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莫名的牵挂:她去了哪里?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或者又到它处乞讨,那么现在又踯躅在什么地方呢?这样一个小孩子,在这个金壁辉煌的寺院前面,那样无助的生存。

    天慢慢暗下来,大昭寺的香火一直很旺盛。寺庙的入口处一排排的转经筒,来自各地的藏民,都虔诚的转着经筒,每天走上几十或者几百圈。

    我索性走进大昭寺,穿过一层殿堂,向二楼走去。从二楼向下望去,可以看到那些正在做法事的喇嘛以及虔诚的香客,寺内香烟缭绕。

    站在大昭寺的二楼,极目远眺,可以看到大昭寺金顶后面那一片藏青色的山峦,还有那些蓝白相间的经幡在秋风中阵阵舞动。经幡的顶层是蓝色,蓝色的顶层是一个硕大的法轮,姑且叫它吉祥法轮吧。

    “那个叫祥羚法轮。”一位藏族女孩走过,友好的对我笑笑,然后指着经幡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我,那是祥羚法轮。

    我一阵诧异,难道她知道我的心里所想?难道她知道我刚才正自作聪明的将它取名为吉祥法轮?

    一阵酥油茶香飘过,我转过身去看到有位年轻的喇嘛正抱着一摞厚厚的经书从我身后走过,经过长廊的转角处时,几本经书突然掉在了地上,三五本的经书摊洒在地上。我跑过去将经书拾起,也许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与佛有关的事物,经书捧在手里的感觉竟是神圣的。年轻的喇嘛没有说话,他用友好的微笑对我表示感谢,然后接着向前走,我没来由地跟在他身边,一直走到长廊尽头,那是一个书房,整个房间里的书橱上堆满了各类经学书籍。

    年轻的喇嘛指了指房间里那张书桌旁的椅子,示意我可以进来坐下,我在桌子的玻璃板下看到了几张名人照片,其中还有齐豫齐秦两姐弟在拉萨举行雪域光芒演唱会的留影。我忽然想起许久前齐秦曾说过要于2000年在布达拉宫举行一场藏式婚礼迎娶王祖贤,可是世事难料,曾经多么看好的一对金童玉女到如今早已经劳燕分飞,是现实残酷,还是爱情无常,人生,真是富有戏剧化。

    <h3 class="ter h3">3

    就在我和那个年轻的喇嘛将一本本经书摆放到书橱上时,散兵和海涛也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在大昭寺的逐个房间游览。

    经过一个小时的交流,散兵才知道给他们带路的这个小女孩叫索郎南星,十二岁时被父母送进大昭寺里做洗衣工。

    “你不读书吗?”散兵问她。

    “没有钱读书。”索郎南星苦笑着再引他们向里走。从大昭寺门口第一眼见到这两个哥哥起,索郎南星就有种亲切感,于是自告奋勇为他们当起导游来。

    通过闲聊,散兵得知索郎南星的家里很穷,不光是她上不起学,就连小她几岁的弟弟也读到二年级的时候退学了。做洗衣工的薪水很低,索郎南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到足够的钱重逢学校,而那时,她是不是已经老去。

    散兵的心情一直是沉重的,当大昭寺全部游览完毕,索郎南星再将他们送出门时,散兵摊开手里一直握着的一百元钱,把它放在索朗南星的手里。

    索朗南星刚要拒绝,却听见海涛在说:“收下吧,是你散兵哥哥的一点心意。”

    索朗南星这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哥哥,你们以后有机会一定再来拉萨玩。”她真心的希望能再见到两位哥哥。

    <h3 class="ter h3">4

    我坐在大昭寺的外门墙角,闻到从寺院里面飘出来的祭奠用的酥油味,看着那些神色庄重的藏民,转着经筒,他们虔诚地祈祷,希望可以得到神灵的庇护、逢凶化吉。

    天色越来越暗,那些围着转经桶转了一天的藏民也都蜷缩在墙角,有力气的人还继续转动着经轮。

    我不知道,这些经筒立了多少年,但我可以肯定,从立起的那一天起,这些轮子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经筒转动时会发出号哭般的声音,其实它们没有理由哭泣,因为每天都有许多虔诚的人,陪着它们日日夜夜度过岁月的轮回。我听到喇嘛做法事的声音,望着寺院内的香烟袅袅,光阴便轻盈的从眼前流走。我的心灵仿佛在这些声音中得到洗礼,整个人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放松,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美好,生命在这一刻显得那样的美,那样的存在于天地之间。

    有一个在我看起来足有百岁的老妈妈,坐在我的身旁,她的脸上有数不清楚的皱纹,几乎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是皱纹。在这些皱纹里定是穿插着许多或悲或喜的故事,但此刻在她的面容里用平静的神态来沉淀了所有往昔。当年她也肯定如大昭寺门前的那个藏族小姑娘一般扎着满头漆黑的小辫子,眼睛也像那个小女孩一样的清澈。

    老人看了我一会儿,和我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而我一点也听不懂,甚至一个字也学不来。我摊手无奈的摇头,表示听不懂。然后我们露出了微笑,我觉得那是我在西藏才会有的笑,纯净而不带有一丝杂念。

    我和老人就那么并排坐在墙角,虽然我们语言不通,但微笑是通的,眼神是通的,而精神相通的原因在于我们都足够的单纯。我们在寒冷的深夜坐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寺院墙角,因为我们单纯的愿意和喜欢。

    夜幕完全降临了,我开始发抖,不是因为寒冷,而是高原反应再次袭来。老人肯定觉察到我的颤抖一定以为我冷了,脱下古老的藏衣披在我的身上,然后把我揽到她的怀里。衣服上有很刺鼻的腥膻味道,开始我有点不习惯,不过很快就喜欢了,因为那里有最原始的人的味道。我从来都没有闻到过这样的味道,但可以肯定那味道里有着包容,慈爱和主宰,我喜欢。我突然很想在这种味道中睡去。

    朦胧中,高原反应渐渐的散去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梦境中仿佛听到很多年以前听过的一首歌,由远至近越来越清晰:

    <small>珠穆朗玛

    <small>珠穆朗玛

    <small>我多想弹起深情的弦子

    <small>向你倾诉着不老的情话?

    <small>我爱你珠穆朗玛

    <small>圣洁的珠穆朗玛

    <small>……

    我忽然间醒过来,歌声消失了,坐在我旁边的老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开。守候在我身边的竟然那个拄拐仗、梳羊角辫的小女孩。

    “姐姐,你醒啦?”女孩见我醒来,马上开心地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和她脏兮兮的小脸形成很鲜明的对比。

    “老奶奶呢?那个坐在我身边的老奶奶呢?”我环顾四周,再也找不到藏族老妈妈的身影。

    “没看见哦,姐姐已经在这里睡了很久。”小女孩递给我一个黑色的挎包,是我的,天,我竟然就这样子睡去,而守在我身边一直悍卫我安全的居然就是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小女孩依旧深情的望着我,笑容里充满了关爱。我忽然冲动地把她抱在怀里,小女孩静静依偎在我怀里的时候,我心底却茫然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象,过往的游客,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忍受着无尽的孤独,脆弱的时候,沉睡的时候,谁在我身边来为我守候?